專題文章

隨著資訊發達、環境變遷,社會配合而轉營,家庭、教育、工作等…,講求個人潛能發揮的新氣候亦逐步形成,構成廿一世紀新時代新社會新作風。

傳統的「管與教」模式下,父母、老師把認為「好」、「適合」的灌輸給子女,以便在配合當時的社會氣候下成長與發展。 然而長大後成為新時代的爸爸媽媽,又該如何教育子女,以便子女在新社會下得到更好的發展?原用「管與教」的方式?還是配合時代的教育方法?

在過去的歲月裏,香港人經歷大大小小不同的風波,尤其是經濟的突變,無疑是對香港人的挑戰。挑戰的不只是他們的是財政上、生活上、健康上,而是他們個人的素質。

當香港在順處時,人們把注意力放在如何享受生活、食得好、住得好、玩得好,享受不同的物質生活,物質成為了生活質素的指標。對下一代,提供很多很多的物質生活,以致對子女的愛,亦以物質來衡量。

當面對金融風暴來臨,生活變得緊張,沒有如前般吃喝玩樂,也沒有如前般瘋狂購物,很多人突然間變得空虛了,有種缺失的感覺,如何填補這份感覺呢?同時,面對工作,有些人擔心失去它,有些人不知無去無從,這份壓力,以往可能吃得好點,買得好點來消解這份壓力,但現在,如何處理這份壓力呢?對子女的物質提供,亦沒如前般了,那如何表示對子女的愛呢?

與大家分享一個故事:

有一天,一個農夫正趕路回家,看到一隻從大樹下跌傷了的小麻鷹。農夫便本著仁慈的心把牠帶回家並養育牠,因為農夫家不大,所以便把小麻鷹與鷄群同住同食,時間久了,小麻鷹已把自己視為鷄群的同類。

數月過去了,一日,一位生物學家經過,看到麻鷹與鷄群同住同食便很驚訝,跟著向農夫問個究竟,農夫說:『牠已成為鷄了。』但生物學家卻認為每種生物均有其原型與本性的,於是便與農夫打賭。

回顧「以 性格類型 – 職場/擇業盡發揮(一)」,找到您期望的工作類型,現在為大家解說這個工作類型的特質,以便對我們期望的工作有更進一步的了解。若未完成問題,請先完成它,才繼續閱讀

對於剛離開校院或正尋求合適職業的人士來說,要找一份「合得來」的職業就像要找一位「合得來」的伴侶般,可以是「一見鐘情」又或是「處處碰壁」。若以尋找伴侶的想法,未相處過真的不知是否「合得來」,然而人生又有幾多個十年,這樣與工作「相處」下去,真怕到老還在「相處」的階段呢…

一次家庭的面見,和父母及兒子(中一學生)分開的對話。

中生學生的面見,畫了一幅畫,講了一個故事:
「從前,樹上有一個雀巢,裏面有二隻蛋,其中一隻蛋的殼裂了開來,一隻小鳥出 世了,它好奇地觀看四周,牠不是看風景,或對四周新鮮的事物好奇,而是「媽媽在哪裏?」他面對著陌生的環境,心裏很驚慌,後來牠捲縮著身體,等待媽媽的回 來。到了晚上,媽媽一直沒有出現,牠開始餓了,因為肚子太空了,牠提起勇氣探出頭來偷看四周,發現附近有些虫兒或螞蟻,於是牠笨拙地跳出雀巢,把虫兒、螞 蟻都吞進肚子裏。

後來牠發現在牠旁邊有一隻蛋,和牠的一模一樣,但就是沒有完整的,於是牠一邊等待著媽媽,一邊驚慌,心想:「媽媽在哪?」「這隻蛋何時出生?我很想有個伴陪我...」

日復一日,牠長大了,牠望著蛋,望著天空,心裏說:「算了,我不再需要媽媽,我不再需要伴陪了!」於是牠走出鳥巢,怒氣沖沖走到樹枝頭,哭著飛起來,頭也不回、狠狠的離開了......

廿一世紀的今天,社會競爭激烈,對於培育下一代,希望把最好的留給他們,又為他們的未來而奔波,花了不少心力,目的是希望他們日後成才,有美好成功的生活。同時,有一群智力有問題而需要接受展能服務的人士,他們需要接受特別的訓練,學習照顧日常的需要。作為他們的家長,需要付出更加多的心力,面對更大的壓力,應付更多子女成長的煩惱。

救世軍德田社區展能服務,按個別智障服務使用者的需要,協助他們以自我主導的方向發展理想的生活摸式,同時,加强照顧者在訓練及照顧智障成人方面的技巧。

今次的工作坊對象是這服務使用者的家長,題目為消除壓力與煩惱 - TFT中西合璧新方法

社會上,貧富懸殊,有部分人家住半山,年薪過百萬;有部分人家住公屋或籠屋,靠領綜援過活,年過三十後,對就業失去信心,每天不是在街上遊蕩,或在公園留連,對人生失去了方向。工業福音團契 - 就業支援及培訓中心,為這群人士提供進修機會,讓他們增值自己,與社會的距離拉近,製造就業機會。

在過去的歲月裏,香港人經歷大大小小不同的風波,尤其是經濟的突變,無疑是對香港人的挑戰。挑戰的不只是他們的是財政上、生活上、健康上,而是他們個人的素質。

今日的香港,隨著經濟的不斷轉營,父母大都需要一同工作,提供家庭的物質生活,所以子女的數目通常是一名,或是年齡差距頗大的二名子女,已經成為香港家庭的典型組合。

於5月16日(六)與香港唐氏綜合症協會舉辦「成長與溝通.在乎您安排」的講座,給予唐氏綜合症子女的家長了解及認識溝通對子女的重要性,及如何協助子女溝通。

愛是……

最近聽了一首感動人的歌曲,歌曲名字是慕容雪由薛凱琪主唱
歌 曲講述一位女子非常愛她的男朋友,愛的程度是傍人也難以用言語來形 容,她把整個人也徹徹底底的溶入這段愛情內,只有他們的世界,她因為他開心而開心,因為他悲傷而悲傷。一天,他要離開她了,他的離開不單是他離開這麼一個 她、離開一段感情,而是一併把她都帶走了,帶走了她的一齊,她不只沒有了他,而且更加沒有了自己,失去了自己,沒有了喜樂的源由,像失去靈魂般。